1. <optgroup id="dzptc"><em id="dzptc"><del id="dzptc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1. <sub id="dzptc"><sup id="dzptc"></sup></sub>
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• 聯系人:1
              • 電話:555-666-0606
              • Email:sample@email.tst
              • QQ:1
              • 手機:987-65-4329
              • 傳真:317-317-3137
              • 銷售部:?''?""
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征關稅、限投資,特朗普打響貿易戰對我國紡織服裝出口沖擊多大?
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8-03-26     閱讀次數:369     字體:【

                北京時間3月23日凌晨12點半,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,依據“301”調查結果,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征收關稅,并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并購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當天簽署的備忘錄,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在15天內制定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的具體方案。此外,美國財政部將在60天內出臺方案,限制中國企業投資并購美國企業。特朗普表示,涉及征稅的中國商品規模可達60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商務部今日發布了針對美國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,擬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。

               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,希望美方認真嚴肅地對待中方的立場,理性慎重決策,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,既損人,更害己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紡織行業是否會因此受到波及? 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又該如何應對?

                對于600億美元的商品是否包含紡織品服裝,現在還不得而知,然而由于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服裝出口國,同時美國又是中國紡織品服裝第一大出口市場,美國自中國進口紡織服裝超過該國紡織服裝進口總額的1/3,不少行業人士對此表示不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  行業專家怎么說?

                在3月的行業座談會上,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會長孫瑞哲談到十個行業發展熱點問題時,就曾提出建議重視中美貿易摩擦升溫的不利因素。他表示,目前看來,特朗普政府持較為堅定的貿易保護主義立場,對貿易順差十分敏感,一上臺就威脅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征收45%的特別關稅,并頻頻發起“雙反”調查和“301”調查。鑒于此,紡織品服裝作為我國對美的優勢出口產品,年順差超過300億美元,極易受到特朗普政府貿易保護措施的沖擊,應予以密切關注,盡可能避免成為中美貿易博弈中的犧牲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淮濱表示,特朗普此舉令人震驚,同時也是他上臺后一直奉行逆全球化的思維和政策,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際競爭力采取仇視態度的一種必然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  孫淮濱分析認為,特朗普宣布對華600億美元商品征收關稅,并在某些產業限制中資,涉及規模較大。雖然涉及的商品清單尚未公布,但中國紡織品服裝是對美出口大戶,如果美方以保護美國制造業利益、增加國內就業崗位為由進行限制,不排除被列入商品清單的可能。目前我國紡織服裝企業有不少正在“走出去”,一旦相關限制政策落地,將對這些企業的正常投資、并購行為產生影響,造成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  孫淮濱表示,對于美方可能實施的貿易限制,行業企業一方面要高度關注,另一方面也要冷靜對待。一是不必恐慌。目前我國政府立場明確,回應堅決,敦促美方通過對話協商解決雙方分歧,避免對中美合作大局造成損害。特朗普此舉同時嚴重損害美國國內民眾和進口商的利益,內部反對呼聲較高。行業企業應處變不驚,樹立信心。二是注意必要的風險防范,在接單、貿易合作時須審慎運作,注意控制風險。三是加大內銷市場的開拓力度。國內市場潛力巨大,人民追求美好生活、消費升級的需求是產業發展的動力所在。企業應在滿足國內需求方面投入更大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孫淮濱表示,中國紡織行業在風風雨雨中歷練多年,相信行業有實力、有信心戰勝困難,持續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國際貿易辦公室處長劉耀中認為,從目前看,紡織品服裝行業不是此次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主要針對焦點。301條款主要是針對知識產權的侵犯,雙方爭議的焦點在高科技、信息技術類產品上,目前紡織品服裝貿易沒有受到直接影響。但是為了避免不確定的貿易風險,美國服裝品牌商和采購商會更多地把訂單放在東南亞國家,這將進一步提高東南亞國家在美國紡織服裝市場的份額。

                出口紡企怎么說?

                ◆江蘇國泰國際集團國華進出口有限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1月我對美紡織品服裝出口排名中均位列20強之內,相關業務經理表示,國泰國華對美主要涉及服裝出口業務,定位在中端市場,對美欲征收關稅非常關注,急切希望政府或行業組織能積極為相關出口企業出謀劃策,幫助中國企業有效應對,防控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◆寧波高度進出口有限公司有相當一部分服裝出口針對美國市場,其負責人談到,特朗普點燃的貿易戰短期內會減少中國客戶的訂單,是不是服裝也入加稅名單還有待觀察,對此密切關注。他認為,美國市場已經是充分競爭的市場,零售商的價格很難因為釆購成本的提高而轉加給消費者。如果對中國服裝加稅,大數量的訂單會加快轉移到東南亞工廠。小數量暫時無法轉移的訂單,客戶會持觀望態度,因為大部分小數量的訂單,客戶做的是FOB條款。FOB在貨物被裝上指定貨船時,風險即由賣方轉移至買方。他判斷有些只能在中國做的款式,經過一段時間,客戶找不到可替代的供應商,會移回中國生產,這個周期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◆上海紡織的某外貿資深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美國一直是貿易保護主義者,而特朗普政府的表現則更加突出。中美多年來各種貿易摩擦沒有中斷過,業界已經習以為常了。如今,隨著產業整體水平的提升,綜合應變能力增強了很多,不少企業把供應鏈轉到東南亞和非洲,通過這些地區做轉口貿易,較大程度上規避了此類貿易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談到如何防范貿易風險,這位負責人認為,對行業來說,真正陣痛的開始其實是美國醞釀TPP時,很多品牌的訂單已經開始轉移了,訂單一旦轉移就很難再回來。但這在客觀上也倒逼中國的產業加速轉型升級,這是一個“雙刃劍”,因為成本壓力逼著產業往外走。“現在我們在非洲埃塞已經建立了自己的紡織基地,這也是上海紡織的戰略舉措。通過充分利用當地的人口紅利和土地資源,實現對美貿易的穩定出口。要化解貿易風險,還是要通過開辟新的區域市場,通過跨界發展等途徑,提高產業的抗風險能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◆北京紡達科技公司負責人就此表示,若涉及服裝產品關稅問題對中美雙方紡服從業者來說都不利。即便不涉及,若中美貿易戰造成人民幣升值,對出口紡服企業也是非常不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5年數據看中美貿易

               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服裝出口國,同時,紡織品服裝出口也是我國貿易出口的重要組成。以2017年數據為例,2017年,我國紡織品服裝累計貿易額2931.5億美元,同比增長1.2%,其中出口2686億美元,增長0.8%,進口245.5億美元,增長5.3%,累計貿易順差2440.5億美元,增長0.4%。紡織服裝出口約占全國出口總額比重12.13%,占全球紡織品服裝貿易總額比重36.8%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紡織品服裝主要出口市場分別是:歐盟18%、美國17%、東盟13%、日本8%。根據2017年1~12月中國紡織品服裝進出口市場統計,前十大出口市場分別為美國、日本、越南、香港、英國、俄羅斯聯邦、韓國、德國、菲律賓、孟加拉國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國是我國紡織品服裝第一大出口市場。1996年~2015年,我國對美國出口規模逐年擴大,連續增長,20年間出口額擴大了14倍,美國占我國的出口份額也擴大到17%。然而,2016年,我國對美出口現20年來首次首降。2017年,美國經濟穩健復蘇,各項基本面指標持續改善,對美出口再度恢復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近5年數據,可以看出我國對美國紡織服裝出口情況呈拋物線狀,在2015年達到峰值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,我國對美紡織服裝出口453.9億美元,同比增長1%,約占中國紡織服裝出口總額的17%。其中,紡織品出口123.9億美元,同比增長6%,服裝出口330億美元,同比下降0.8%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美國海關統計,2017年1~11月,美國自全球進口紡織品服裝1084.3億美元,同比增長0.9%,其中自中國進口394.2億美元(約占美國紡織服裝進口總額的36%),微降0.7%,自東盟、印度、墨西哥進口分別增長2.9%、3.9%和6.2%。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對美紡織服裝出口額450.2億美元,同比下降5.7%,對整體出口形成負拉動。紡織品和服裝分別下降2.5%和6.8%,主要出口商品中,針織服裝、梭織服裝合計出口量同比下降2.2%,單價下跌3.9%,家用紡織品出口額同比下降1.5%。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,中國外貿出現自2009年全球性金融危機后6年來的首次進口、出口雙降。而當年,美國成為我國唯一保持出口增長的傳統大型市場。全年對美國出口477.4億美元,出口額再創新高,同比增長6.7%。其中服裝出口增長6.9%,紡織品出口增長6.2%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,我國對美紡織服裝出口額447.4億美元,增長7.5%,增幅達近3年新高。其中,對美紡織品和服裝出口分別增長6%和8%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,我國對美紡織品服裝出口416.2億美元,增長7%,紡織品和服裝出口分別增長7.7%和6.7%。

                提高中國紡織品服裝關稅,對美國啥影響?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美國對中國服裝常見產品類關稅一般在10%~20%左右。有業內人士表示,中國出口的服裝等產品在美國私人消費中占比較高,關稅如若提升將同樣對美國社會帶來較大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也有人猜測,越南等東南亞國家最有可能替代中國。自2015年開始,在美國十大紡織服裝進口來源國中,東南亞三國——就顯示出強勢增長勁頭。尤其是越南,近幾年紡織和服裝產業發展迅速。其勞動力成本低,紡織品服裝產業的專業化、現代化程度較高,產品附加值較高,再加上近年來不少外國直接投資流向越南。

                據2016年數據,越南有紡織產業工人250萬人,擁有約5000家紡織服裝廠,紡紗700萬錠,紗線年產量70萬噸。2015年紡織服裝出口額達272億美元,同比增長10.25%。

                劉耀中表示,據美國商務部紡織品處(OTEXA)公布的數據統計,2010~2017年,中國對美國的紡織品服裝出口金額年均增速僅為0.1%,而越南、印度、孟加拉三國的出口年均增速分別為9.9%、4.7%和3.8%,中國在美國紡織品服裝進口市場中的份額被逐漸削減和取代。美國進口紡織品服裝來源國排名中,越南僅次于中國排名第二,近年來的出口增長十分迅速。2007年,越南加入WTO之初,出口美國的紡織品服裝總額為44億美元,到2016年已迅速增長至113.18億美元,占美國當年紡織服裝進口總額的10.8%。2017年,越南對美出口紡織品服裝同比增長7.7%達121.9億美元,在美進口市場占比提高到11.5%。特朗普政府的這一政策將有利于越南在美的份額進一步快速上升。

                談到對美投資的影響,劉耀中分析說,目前我國的紡織產業在美投資涉及紡紗、家紡、化纖、產業用等領域。美國北卡、南卡、阿肯色等州都有紡織相關產業,并且十分歡迎中方前去投資。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,美國對中方未來投資的審批將更加嚴苛,對中國資本的友好度下降,必將促使企業家在考慮赴美投資時更加審慎,同時帶動一部分投資更多轉向東南亞國家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紡織行業的淡季 紡織企業卻正迎來三大“好事”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前3季度我國外貿穩中向好態勢進一步鞏固,紡織品服裝出口同比增長4.6%
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2. 關閉
              客服中心
              張總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沈經理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張總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19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